1. 亿博官方注册文化网首页
  2. 散文

村里来了个说书人

[北京]牧羊群

      在没有广播和电视之前,我们那个山旮旯还不知道什么是评书的,突然有一天,村里来了一个盲人,每天晚上都给大家讲故事,讲得绘声绘色的,大家都听得入了迷,没有了困意,后来盲人告诉我们这不是讲故事,这是评书。

 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,我还是一个小学生,村里来了一个拄着竹竿的盲人,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。他身背一个长布袋,袋子里装着三弦。当他走到村场院的时候停下来,坐在一块石头上,拿出三弦边弹边唱了起来。他那抑扬顿挫的弦乐和柔美的唱腔立刻吸引了村里人,大家把他团团围住,向他问东问西问来路。他回答说是外地艺人,靠流浪说书谋生吃饭的。当时我二嫂的父亲王财(我叫三大爷)平时喜欢交朋友,又很有爱心,觉得一个外地人还是个盲人到处流浪怪可怜见的,便安排先在他家住下,说几天书,吃饱喝足精神好了再走。盲人很是感激,也没有再托词,大山沟能容下身就不错了。

  就在那天晚上,盲人在三大爷家吃饱喝足后就开始说书。我记得那天是在场院中说的,黑压压围了一大片,全是村的人。院子当中,电工用三根松树杆当成一个支架,把电灯泡架在上面。盲人面前摆放一张学生用的课桌,背后是一把杌子,大家看到盲人从他那长布袋里先拿出三弦,然后又掏出一块醒木,一把扇子,一条手巾。说书前,盲人先坐下来弹几分钟三弦,烘托一下现场气氛,然后才站起来开始说书。他说的内容现在我才知道全是古书里的选段,比如《水浒传》、《杨家将》、《岳飞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隋唐演义》等等。那天盲人有些兴奋,从七点多钟一直说到十二点,喝水就喝了两暖壶。要不是村队长怕影响第二天劳动,村里人还不散呢。

  最兴奋还是数我三大爷,据他自己说,他们回到家以后又让盲人给他说了两段才睡觉。

 盲人在三大爷家住了十天,说书说了十晚上,他觉得在这里有些久了,和三大爷说想走。三大爷还没听腻呢,和盲人商量着说,你能不能说全本书的,这一骨碌一骨碌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让人急,如果你说全本书的我让全村人管你饭,走的时候给你一些小费!盲人说,我会呀,《水浒传》、《杨家将》、《岳飞传》、《三侠五义》我都会。于是盲人又在村里说起了全本书的评书。

  翻过一道梁,和我们村相邻的有个梨树沟村,这个村里住着父女俩,女儿是个哑巴。自从盲人到我们村说书以后,这爷俩几乎每天都来听,时间长了,这爷俩都喜欢上了这个盲人。最后通过三大爷给提亲,这两个残疾人组成了家庭,盲人再也不流浪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

联系我们

182052269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gxwvip@163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